?

奇迹赌场

-->
大數據時代亟需織密信息“保護網”
2017-05-16 新华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近日公布司法解釋,首次針對侵犯個人信息犯罪的定罪量刑明確標准,此舉再度引起社會對個人信息安全的關注。

中國互聯網協會此前發布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網民因個人信息泄露等遭受的總體經濟損失約915億元。近年來隨著移動終端普及,對公民信息收集和利用的情形無所不在,信息泄露風險與日俱增。如何在大數據時代織密信息“保護網”,成爲不可回避的現實問題。

保護個人信息安全,法律正在“出實招”

販賣個人戶籍信息、車輛檔案信息、手機定位信息、個人征信信息、旅館住宿信息……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典型案件中,類似行爲都因觸犯刑律而被追責。

5月9日公布的“兩高”司法解釋,明確了“公民個人信息”範圍,劃定了“情節嚴重”的標准,明確規定嚴打信息公司“內鬼”等,這些都對打擊侵犯個人信息犯罪提供了可操作性依據。

事實上,隨著公民個人信息領域違法犯罪行爲頻發多發,近年來我國不斷加快對個人信息保護方面的立法步伐。《刑法修正案(七)》《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和《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等法律法規,都包含對于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同時,國務院各部委也制定了一些關于個人信息保護內容的部門規章,不少地方基于本地實際情況還出台了地方性法規條例。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李宗勝認爲,隨著此次“兩高”發布司法解釋,國家對個人信息的保護正由之前懲治手段不足,到現今長出“鐵齒鋼牙”,保護措施更加務實了。

與此同時,公安等執法部門也在出實招打擊侵犯個人信息行爲。山東公安機關自2016年4月起,開展打擊整治網絡侵犯公民信息犯罪專項行動,目前已清理網上銷售公民信息的違法信息5萬余條。西安等多地公安機關也有類似行動。

大數據時代,個人信息安全面臨新挑戰

與原先零散獲取和販賣公民個人信息不同,在移動互聯網浪潮下,隨著各種新興經濟模式對數據的開發利用走向極致,收集信息的渠道正從線下走入線上,規模也呈幾何級數增長,這讓個人信息安全面臨更大風險。

登录一个APP就要填写手机号码甚至身份证号码,办张电子优惠卡就像查户口,扫个二维码也可能被套取个人信息……通过移动终端,一些商家在消费环节往往设置重重“陷阱”,收集信息方式可谓花样百出。在海量数据基础上,商家进行分析、比对,对消費者的性格特点、兴趣爱好等进行“画像”,在此基础上通过实施“个性化广告”和“精准营销”获利。

在给消費者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常常让人不堪其扰。沈阳网民小侯在办公室电脑上搜索“比基尼”的关键词,之后几天一开电脑,屏幕上就会弹出各种性感照片甚至色情网站,让他尴尬不已。一些消費者抱怨,他们在网上购物、订房或者租车之后,频频受到类似推销电话、短信的狂轰滥炸。

现实生活中,一些互联网平台往往利用强势地位,迫使用户签订不利于个人信息保护的“霸王合同”。比如消費者只有完整填写个人信息,并允许系统定位你的位置后,才能获得软件相应的服務。华东一家互联网公司网络安全负责人宋宏宇说,收集到信息后,个别互联网公司内部员工甚至“监守自盗”,将个人信息非法贩卖给第三方,由此带来的诈骗、“钓鱼”等违法犯罪现象屡见不鲜。

拉薩大學生小萌今年清明節前通過網絡平台購買機票,第二天就接到電話,對方清晰地報出了她的名字與機票信息,表示“機票出現問題,航空公司將雙倍賠償”。小萌信以爲真,直到對方提出先支付手續費,她才意識到是騙局。

一些新诞生的互联网创业平台更是信息泄露的“重灾区”。宋宏宇说,创业初期,新平台一般会把精力投到产品和服務上,“安全就是后话了”。不法分子正是瞄准这一漏洞,越过其相对薄弱的防御系统,窃取海量用户个人信息。

立體化防控風險,方能挖掘大數據的更大價值

近年来,大数据在各行各业正显示出巨大价值。在商业领域,大数据应用已经成为预测行业趋势、发现未来“风口”、实施精准营销等的重要载体,在公共服務领域,大数据也在出行、环保、健康等方面为人们提供参考。中国投资资讯网在最新发布的《大数据行业研究报告》中预测,2016年至2020年,大数据在教育、交通、消费、电力、能源、大健康以及金融等全球七大重点领域的应用价值预计在32200-53900亿美元之间。

相關人士表示,未來對數據信息的開發利用能否走出一片坦途,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能不能嚴控個人信息的泄露風險,這需要構建立體化防控體系。

上海經信委副主任邵志清長期關注大數據行業,在他看來,國家宜盡快建立規範的大數據信息流通體制,在可控和安全的前提下促進數據流通,有利于鏟除滋生信息黑色交易的土壤。宋宏宇則表示,國家還可以搭建規範平台、制定科學標准,供互聯網公司合作開發、利用大數據信息;同時引入第三方機構,對大數據的流通交易、合作開發加以監督。

在信息采集源頭建立“防護欄”亦應考慮。福建元一律師事務所律師郭承恩表示,相關部門可考慮建立信息采集准入機制,杜絕采集主體過多過濫現象;互聯網平台在收集用戶信息時要明確告知,促使公民加強自我防範意識。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人員沈衛利多次撰文表示,大數據時代呼喚新的個人信息保護模式,這包括從理論上明確在網絡平台上産生的數據歸誰所有,在立法上構建多層級法律制度,在執法上創新形式,比如鼓勵非盈利性組織對危及個人信息安全的行爲發起公益訴訟等。

多位業內專家表示,大數據時代,建立一個既與國際社會接軌,又適合國情的個人信息保護體系,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