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迹赌场

-->
全国人大代表杨杰:加强个人信息保护立法 防范和惩治信息网络诈骗犯罪
2018-03-15


全国人大代表、中國電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杰

“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近年来,利用通信网络、互联网以及新型互联网工具等技术手段实施的诈骗犯罪活动持续高发,侵犯公民财产安全和个人信息安全,严重干扰正常社会秩序、破坏社会诚信,社会危害性大,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国家相关部门出台政策文件、采取行动措施,对信息网络诈骗犯罪活动进行了针对性的防范和惩治,取得了一定成效。全国人大代表、中國電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杰在今年“两会”上建议,要加强个人信息保护立法、防范和惩治信息网络诈骗犯罪活动,为人民群众营造清朗的信息网络空间。

統一名稱表述 提高防範效果

命名不一——

目前,對于利用通信網絡、互聯網實施的詐騙活動,社會各界表述不一,有“通信詐騙”、“電信詐騙”、“通訊信息詐騙”、“電信網絡詐騙”等數種表述方式。

事實上,隨著技術手段的變化和進步,此類犯罪活動的形態也呈現出多樣性的特點,不僅包括通過傳統通信網絡(固定電話、移動電話等)實施的詐騙,也包括大量通過互聯網和新型互聯網工具(微博、微信、第三方支付平台等)實施的詐騙,而這些詐騙活動的實施,又通常與個人信息的泄露有關。如果泛泛地將此類詐騙活動稱爲“通信詐騙”,或者突出“通信”“電信”字樣,無法全面、真實反映這類詐騙活動的特征,並有可能使公衆産生誤解或混淆,不利于相關監管要求和政策的傳達,也不利于公衆對這類詐騙活動的辨識和防範。

建議命名——

爲此,建議後續出台相關政策文件時,能夠統一名稱,突出“信息”這一關鍵特征,明確此類詐騙犯罪活動屬于“信息網絡詐騙”,爲今後更好地宣傳和推進治理工作打好基礎。

加強個人信息保護立法 維護公民合法權益

必要之處——

信息網絡詐騙犯罪的重要特點是犯罪分子利用獲得的公民姓名、電話號碼、身份證件號碼、住址、銀行賬號等個人信息對公民實施詐騙。公民個人信息泄露是這類犯罪活動發生的源頭,加強對公民個人信息的保護則是從源頭上防範此類犯罪活動的應有之義。

立法文件——

從2012年起,我國通過了《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刑法修正案(九)》、《民法總則》和《網絡安全法》等一系列立法文件,確立了個人信息保護的基本原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也明確了個人信息犯罪的法律適用。

不足之處——

但是,從目前法律規定的內容來看,原則性強但操作性略顯不足;從立法體系來看,相關規定散見于各種層級的立法文件中,但缺乏統領性的專門立法。這爲個人信息保護工作帶來了一定的困難。

例如,相關法律法規對個人信息的列舉各不相同,在收集和使用相關數據信息時,難以對某個信息是否屬于個人信息、是否應當予以保護做出准確的判斷;又如,通信、互聯網、金融、醫療、房地産、教育等行業均屬于與公民個人信息聯系較爲緊密、接觸和使用個人信息較爲頻繁的行業,相關行業主管部門對這些行業如何收集和使用個人信息均有各自的規範和要求,但是缺乏能夠統領各行業的立法和統一規定,實踐操作中缺乏規範性和一致性。

建議完善——

爲此,建議進一步完善個人信息保護立法體系,加快個人信息保護法的立法進程,切實維護公民合法權益,從源頭上防範信息網絡詐騙犯罪活動。

同時,應進一步完善關于懲治信息網絡詐騙犯罪活動的立法和司法解釋。目前,我國《刑法》沒有針對懲治信息網絡詐騙犯罪活動設立獨立罪名,對這類犯罪活動的定罪量刑依據主要是《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關于一般詐騙罪的規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在《關于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法釋〔2011〕7號),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法發〔2016〕32號)的相關規定。

考慮到近年來信息網絡詐騙犯罪活動在數量和規模上的增長及其社會危害性,建議立法機關考慮適時在《刑法》中、或者以刑法修正案的方式增設獨立罪名;並且,建議結合近兩年辦理相關案件的司法實踐經驗以及打擊信息網絡詐騙犯罪活動過程中積累的好的做法,進一步出台專門的司法解釋,以便處理此類案件時具有針對性更強的法律依據。

各方齊抓共管 實施有效監管

信息網絡詐騙犯罪的犯罪形態複雜多變,犯罪分子通過多種手段實施詐騙行爲,不僅威脅公民的個人信息和財産安全,也挑戰社會秩序,需要立法、司法機關以及通信、互聯網、金融等相關行業主管部門齊抓共管。

初見成效——

2015年,國務院建立了打擊治理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工作部際聯席會議機制,由公安部、工信部、中國人民銀行多部門參與,加強對全國治理工作的組織領導和統籌協調。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时提到,2016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与公安部、工信部、人民银行等共同发布通告,与公安部共同挂牌督办“徐玉玉案”等62起重大案件,两年来共起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5.1万人,各部门联合监管已初見成效。

建議聯合——

面對信息網絡詐騙犯罪日趨複雜的變化形勢,建議進一步發揮和強化各主管部門聯合監管的作用,同時鼓勵各行業組織、企事業單位配合主管部門的監管行動、加強行業自律,使得各部門、各行業能夠有效溝通和銜接,共同爲防範和遏制信息網絡詐騙犯罪活動負起責任、發揮作用。

加強輿論宣傳 淨化網絡環境

一方面,建議相關主管部門繼續深入推進“淨網行動”,淨化網絡環境,有效查處和關閉各類違法違規網站,清理各類違法有害信息,避免爲信息網絡詐騙犯罪活動留下空間。另一方面,建議相關部門充分利用各種宣傳手段和渠道,尤其是網站、微博、微信、手機APP等新媒體手段,進一步強化有關防範和打擊信息網絡詐騙、個人信息保護等法律法規和政策文件的宣傳,引導公衆增強防範意識。

近年來,跨境信息網絡詐騙犯罪頻發,犯罪分子在境外對我國公民開展犯罪活動,不但侵害我國公民合法權益,還可能威脅到國家安全和地區穩定。由于懲治跨境犯罪涉及相關國家司法主權、管轄權問題,各國對于信息網絡詐騙犯罪的懲治又缺少統一的法律規範和執法標准,實踐中往往比較敏感。爲此,楊傑建議與相關國家和地區加強執法合作,充分協商、配合,建立長期合作機制,持續、有效打擊跨境信息網絡詐騙犯罪活動。